一些自己的手绘小作,一点生活小随拍,几段感悟小文字.请不用关注,这是自己的私密日志.

一个噩梦

在梦里不知道何种缘故,把村里一个小孩给一刀给干了,稀里糊涂把刀丢到山脚下的小溪流里,因为人多的缘故不敢去毁灭证据.梦里面的村里,还停留在那个零几年代,山脚的房子还是红砖垒出来,没有什么装饰,屋外也是光秃秃的土院子,村里的小伙伴还是小时候的模样,FH还是那样的嘴贱,梦里面的他捉死的打我小报告,以为站在他家门口我就不敢抽他,小孩子的梦里,受到惊吓都会往家里跑,可梦里才知道自己已经很大了,即然追到他家里去揍他。后面的故事慢慢幻化,以依稀记不清楚,只是起床的瞬间,如通宵了般疲惫.
今年过年回家,溜达了一回曾经的小村子,水泥路,大房子,陌生小孩的面孔,把童年的回忆冲刷的越来越干净..

评论

© 田伢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