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些自己的手绘小作,一点生活小随拍,几段感悟小文字.请不用关注,这是自己的私密日志.

归家这几天

家里面最舍不得的是爷爷奶奶,一把年纪了,每过一天,就担心他们剩余的时间少一天.村里的胡老师刚刚走了,曾经觉得最有魅力的老头,上课罚我下跪的老头,走在路上总是精神抖擞的老头,转眼之间,就离开了人世,送香这天,漫长的队伍,有亲人,村民,还有当年教过的小学学生.
过年前夕,镇上一残疾人自杀.年轻时候一只手触电,然后就失去了一只手,终身未娶的他,苟且偷生,学会了用一只手驾驶三轮车载客,刚好解决了温饱,却又在路上撞倒了一疯老太,老太家不要钱私了,却要他出医药费出时间去照顾老太,想到一生如此坎坷,就跳河了解了性命.尸体在河流下游找到,冰冷的天气,加上冰冷的河水,在他跳到水里的那一刻,感受到人世间的冷漠绝对会比冰冷刺骨的河水更冷到透彻.做白事那天,听说镇上的人捐了4万块钱火葬了他.
除夕这两日比往年更安静些,曾经一堆的朋友到了这些天都不出来了,家有老婆孩子,回到故居,去的地方还多了丈母娘家.大年三十这晚,在家哪都没去,烤着火,跟家人在一起,看着来来往往辞年的小孩,总觉得这个曾经载满童年记忆的小镇越来越陌生,陌生的小孩脸孔,陌生的街道,陌生的农村,曾经与记忆重叠的地方,已经改的面目全非.
老家拆了房子,所有在老房子里第一次咿咿呀呀学步,第一次背起书包从大门口去学校的出发,在楼上捉迷藏,端着饭碗围坐厨房烤火烤腊肉等等那些曾经的童年的记忆,随着挖掘机轰鸣的两铲,老房子顷刻间被掩埋了所有重叠的记忆.化作了瓦砾与尘土飞扬.

评论

© 田伢 | Powered by LOFTER